一份建議案 守住文脈精氣神兒

?17次視察、座談、研討 市政協建言政府關注中軸線申遺中的風貌保護

  “全長7.8公里的中軸線,南起永定門,北至鐘鼓樓,被稱作“北京的脊梁”,中國古代都城的最好標本。去年11月17日,國家文物局公布中國世界文化遺產預備名單更新結果,北京中軸線(含北海公園)正式入選。

  城市發展與文物保護的博弈與權衡,是擺在當代人面前躲不開的難題。第十一屆市政協的調研團隊帶著人文情懷和歷史眼光,注視這條統領全城空間布局的“北京之魂”,對中軸線的過去與現在進行全面梳理,集各方智慧為決策建言,以求在發展與保護之間找到平衡點,為日新月異的北京守住底蘊。正如參與調研的市政協委員所言,比申遺的成功與否具有更加深遠意義的,是對歷史的尊重,對傳統的保護與合理利用。”

  調研動議

  “全世界最長,也是最偉大的南北中軸線穿過全城”、“北京獨有的壯美秩序就由這條中軸的建立而產生”,這是建筑大師梁思成對中軸線的贊美之辭。中軸線,南起永定門,北至鐘鼓樓,全長7.8公里,被稱作“北京的脊梁”,是守住北京文脈底蘊的一股“精氣神兒”。

  去年11月17日,國家文物局公布中國世界文化遺產預備名單更新結果,北京中軸線(含北海公園)正式入選,意味著中軸線“申遺”向前推進了堅實一步。

  歷時半年多,前后17次視察、座談、研討,近300人次參與……2011年,第十一屆市政協文史和學習委員會聯合6個民主黨派市委、研究機構、專家學者對中軸線的保護開展專題調研,市政協最終形成中軸線保護的常委會建議案,成為市委市政府在中軸線保護的決策過程中的重要參考。目前,北京中軸線保護專項規劃和文本編制完成,修繕以及缺失歷史建筑的修復研究工作已經啟動。

  “中軸線申遺的根本目的是保護”

  對于市政協在中軸線保護中發揮的推動作用,兼有市政協委員和文物部門負責人雙重身份的北京市文物局局長孔繁峙,最有發言權。他說,在政府工作以外,市政協代表各界人士進行的呼吁,通過其社會影響力發揮推動促進作用,同時,就保護范圍的劃定,以及制定專項規劃和為中軸線立法等提出的建議,都成為政府參考的“良策”。

  孔繁峙告訴記者,中軸線申遺的動因起于2010年初,市委、市政府主要領導率先提出了北京中軸線申遺的意見,并將中軸線保護工作列為政府的一項重要工作。2011年初公布的北京“十二五”規劃中,推動和實現城市中軸線進入《世界遺產名錄》,成為未來五年的工作目標之一。

  談到中軸線保護對北京名城保護的重大意義,他說,中軸線始于元代,成型于明清,發展于近現代,本身具有極高的歷史文化價值,體現了深刻的時代烙印。中軸線的保護與整治能夠促進歷史資源的保護與文化的傳承,同時,中軸線串聯了豐富的文保資源和歷史街區,通過中軸線的保護與整治,可帶動周邊地區提升整體活力。

  在市政協委員、市政協文史和學習委員會副主任許偉看來,中軸線的申遺和保護決不能缺少前期科學分析和規劃的環節,而具備專家資源豐富、對社會各界意見代表廣泛等優勢的市政協,在這個過程中不能缺位。此時,市政協決定,配合申遺搞一次大規模調研。

  在傳統觀念中,文物保護是全局工作中的“弱勢”。許偉說,正因如此,政協才要強勢調研,發出聲音。2011年3月,一次由市政協文史和學習委員會會同民革、民盟、民建、民進、農工黨、九三學社等6個民主黨派市委,以及北京市北京學研究基地和有關專家學者的聯合專題調研,正式啟動。

  “這次調研的題目沒有定在‘申遺’上,而是定在‘保護’上,如果只提‘申遺’就窄了。”許偉說,大家在調研開始前已經形成了共識,申遺不是最終目標,根本目的是保護。而申遺要做哪些工作、怎么做,要保護哪些文物、怎么保護,都是調研團隊要尋找的答案。

  實地視察:面對眼前景象很多委員都說不出話來

  永定門的環境,天壇和先農壇內外壇墻之間被占用情況,前門大街陽平會館、臺灣會館、正陽門等文物建筑和前門歷史街區保護情況,鼓樓、地安門、景山周邊環境保護狀況……在歷時半年多的時間里,調研組成員們沿著中軸線自南向北的脈絡而行,以求系統了解中軸線文物建筑和歷史風貌保護情況,為下一步中軸線保護整治相關措施和政策的制定提供參考。

  沿線保護工作“分割”在各區

  作為民盟市委委派參與此次調研的代表之一、民盟東城區區委委員陳斌,是此次調研報告的執筆人之一,全程參與了圍繞中軸線的17次視察、座談、研討。

  他說,由于中軸線沒有單獨列為專項保護區,而是被分割在舊城的幾十個歷史文化保護區中,各城區和部門之間各自為政,難以統籌規劃、統一行動。而這次調研的特殊價值在于,第一次由如此強大的陣容,對中軸線的整體現狀進行一次徹底梳理。

  部分古建已永久消失

  陳斌回憶,調研隊伍很龐大,有時六七十人同時出動,其中有些是包括政協文史委委員、故宮研究員在內的內行,而有些成員則來自文藝界、教育界、企業界,甚至是搞理工研究的人士,雖然從事的行業與文物保護無關,但都對中軸線保護十分熱心。

  “當身臨中軸線之中,甚至可以直接‘觸摸’到她的宏偉與壯麗。中軸線上及兩側的主要文物古建,主體建筑基本完好,其中絕大部分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天壇、故宮還列入了世界文化遺產名錄,得到了較好的保護、修繕。”在調研現場,大家對中軸線“總體尚在,局部缺失”的保護現狀形成了直觀感受,對申遺的信心堅定了。

  而同時,客觀存在的問題也讓調研組痛心疾首。由于各種原因,曾經豎立在中軸線及周邊區域的40多座古建筑中,永定門、天橋、地安門等部分建筑已被拆除,影響了中軸線建筑結構的歷史完整性,造成了中軸線建筑文化的缺失。有些建筑本體也不完整,正陽門目前僅有城樓和箭樓,甕城已經拆除,南側的護城河已改為暗溝。

  高大建筑影響中軸線景觀

  陳斌說,對歷史建筑的占用,是讓調研團隊感到心焦的另一個問題。天壇外墻被天壇醫院等多家單位占用,先農壇被先農壇體育館、育才中學等占用,太廟內還存在一些影響景觀的建筑,既損害中軸線的歷史文化價值和形象,同時使文物受到威脅。

  “站在永定門城樓、景山等制高點上遠望、俯瞰中軸線,放眼所及,一些高大建筑的出現影響了中軸線的景觀,比如地安門百貨商場、國家話劇院宿舍大樓、天橋百貨商場。”陳斌說,面對眼前的景象,很多委員都說不出話來,越看越可惜,越看越著急,恨不得系統的保護工作爭分奪秒立即啟動。

  激烈討論  大家都是憑著對北京的愛

  結束了實地視察階段,委員和專家們開始頻繁開會,聽取市文物局、市規劃委的相關部門的情況通報,并進行討論,各自發表觀點。陳斌回憶,當時大會小會開了多次,每次會議大概耗時兩個半到三個小時,大家爭搶著發言。報告起草小組平均每個月都要開會,委員們多次實地調研中的所見所聞、所思所想,如何匯入一篇調研報告中,是擺在起草小組10名成員面前的難題。

  中軸線叫法妥不妥?

  陳斌作為執筆人之一,在會議上要做大量的記錄,生怕漏掉誰的觀點,而他也成為團隊里承受壓力最大的人之一。會議結束后,不少委員、專家都要單獨找他深聊,再次強調自己的觀點。有時,對于他匯報的階段性的建議成果,有人毫不客氣地提出反對意見,甚至措辭嚴厲,語氣激烈,有時他話音剛落,馬上有委員提出:“這不行!”會后許偉安慰陳斌:“大家不是沖你。”

  “其實,這事兒看起來跟咱們個人沒直接關系,可這又是整個北京的事,中國的事,大家都是憑著對北京的愛,憑著一腔熱血。”說到當時調研組成員們較真的勁頭,陳斌舉了幾個例子。他記得,給這條城市脊梁起一個準確的名字,調研組成員都能討論好幾次。除了最后確定的“中軸線”,有人曾經提出應該叫“中軸路”、“中軸面”。

  現代建筑該怎么處理?

  而對于保護的范圍,爭議和觀點則更加五花八門。有人認為,既然北京整個舊城都是由中軸線統領而建的空間藝術,那么舊城都應該是保護對象;有人認為,只要保護中軸線上的建筑本體即可,但是問題隨之而來,比如與天壇對稱的先農壇,大部分已經沒有了,先農壇是否該劃入保護范圍?如果不劃入,在這個節點上就失去了對稱,如果劃入,建在先農壇遺址上的現代建筑該怎么處理?

  消失的古建要不要恢復?

  對于已經消失的古建,有的委員提出應盡量原樣恢復——怎么拆的,再怎么建起來。但建筑的恢復可能就意味著將現在的道路封死,另一派觀點認為,這種嚴重影響城市生活的方案不可取。為此,許偉和陳斌等調研組成員專門去了一趟西安的大明宮遺址“取經”,最終確定,建議按照“遺址保護”的方式處理,先保護起來,不要再新建、破壞,等條件成熟后再進行恢復。

  提交政府形成報告 “千萬別再大拆大建瞎涂瞎抹”

  調研報告的稿子在陳斌手里改了五六稿,反復征求意見,然后又由許偉以及市政協文史和學習委員會主任王蕓再改。到最后,稿子是一個字一個字地推敲,前后大概改了10稿。

  陳斌說,調研組成員們的爭論和較真,最終成稿體現出的極強的嚴謹性,都是因為中軸線的特殊地位。中軸線保護不同于其他文物保護,這是一條統領全城的線,與城市規劃和發展有著很強的相關性,利益相關方多,關系復雜,有著牽一發而動全身的影響。在文物保護的同時,不能阻礙城市發展。在城市發展與文物保護之間,要兼顧多方利益,還要為將來的保護留下空間,做好準備。最終,大家形成了共識——為中軸線的整體保護發展盡快制定專項規劃,千萬別再大拆大建,瞎涂瞎抹。

  舊城文物維修?百項工程拉開大幕

  2011年12月6日,《關于加強北京城中軸線歷史文化遺產保護工作的建議案》在市政協常委會上通過。許偉說,“常委會建議案是政協提出的級別最高的建議,在程序上絕不是提完就完了,而是要送請市委市政府研究參考,并要得到答復,其推動的效果可想而知。”

  2012年首次常委會?撥款10個億修古建

  果然,2012年,市委新年上班后的第一個常委會,第一個議題就是關于中軸線申遺。在這個會議上,中軸線申遺方向基本確定,古建修繕、騰退、環境整治,三件實質性工作缺一不可,同時還要制定相關法規。市政府撥款市文物局10個億,專項用于古建筑維護。以中軸線的古建筑騰退和修復為工作重點,舊城文物維修百項工程拉開大幕。

  保護專項規劃初步完成 天壇等地區啟動整治

  孔繁峙介紹中軸線保護的階段性進展時說,目前,北京中軸線保護專項規劃和本文編制初步完成,景山壽皇殿建筑群的騰退保護工作也正在進行中,北京市在另址建設了新的少年宮,新建工程正在實施中。地安門雁翅樓修復、正陽橋、天橋、永定門甕城等,相關保護展示方案也正在研究論證。

  另外,中軸線沿線文物建筑外觀修繕保養工程初步完成,涉及故宮、太廟等多處文物保護單位,繼續改善文物保護狀況和歷史文化名城環境景觀。東城區、西城區也正在對天壇等地區進行搬遷和環境整治工作。目前,天壇醫院搬遷工作已啟動前期工作,正在規劃建設新的天壇醫院。

  破壞風貌建筑該拆的要拆

  “騰退被不合理占用的文物,對于那些嚴重破壞和影響歷史風貌與傳統特色的建筑,該拆的要拆,該降低高度的要降低高度,該減小體量的要減小體量,該改變外觀的要改變外觀,有計劃、有步驟地恢復中軸線沿街的歷史文化和傳統風貌特色。”這是調研組在報告中提出的設想和建議,目前正逐步化為現實。北京的努力得到認可,去年底,北京中軸線(含北海公園)正式入選中國世界文化遺產預備名單。

  期待新一屆市政協再搞一次調研

  入選預備名單的消息傳來,陳斌接到了好幾個曾經并肩戰斗過的調研組成員的電話,“大家都挺興奮的,將來有一天真的申遺成功了,我可以自豪地說,在這個過程中,曾經用自己的小手推了那么一把。”

  但是,列入預備名單、確定保護內容,并不能讓中軸線現存的所有問題迎刃而解。中軸線的申遺與保護仍有難點。目前中軸線沿線歷史街區還存在有部分嚴重影響景觀的新建建筑,天壇、先農壇等文物保護單位內還有大量的不合理占用單位和建筑。對此,文物部門計劃逐步推動北中軸線環境整治工作,對太廟、先農壇、天壇等文物保護單位內不合理占用單位整治工作開展可行性研究。

  陳斌說,當中軸線保護工作開展到一定程度的時候,特別期待新一屆市政協再搞一次調研,為正式申遺做一次推動,保護中軸線,還要看得更深、更遠。

?

來源:北青網?2013-01-18

http://bjyouth.ynet.com/3.1/1301/18/7764681.html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