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實施生態北京工程,加強宜居城市建設的建議

將“生態文明”寫入十七大報告,既是我國多年來在環境保護與可持續發展方面所取得經驗的總結,也是人類對人與自然關系所取得的最重要認識成果的繼承和發展,突出體現了生態文明對中華民族和人類生存發展的重要意義,可稱作是建設和諧社會理念在生態與經濟發展方面的升華。我們認為實施北京生態文明建設工程,以實現“新北京、新奧運”戰略構想為主題,是貫徹中央十七大精神的重要方面。我們對于實施生態北京工程的總體思路是:圍繞北京生態文明建設戰略,剖析支撐發展的生態規律,針對環境變化,理順生態關系,構建宜居城市。
民盟北京市委長期關注北京生態環境建設,成立了“生態北京”課題組,針對北京市域山區、農區和城區生態環境方面的問題開展調研,經過調研發現,隨著北京市經濟、社會的發展以及人口數量不斷增加,城市擴張加速,綠地、濕地轉化為城區、商業區、住宅區與農田,河流干涸,生態功能體系的完整性遭到嚴重的破壞,生態網絡的連通性不復存在,生態環境發生了三大變化。
變化一:城市發展迅速導致農用土地減少
由歷史數據以及遙感數據,北京市核心城區面積擴展迅速,由1913年的47平方公里擴展到2002年的490平方公里。尤其在2001-2006年期間,植被覆蓋大面積減少。根據《北京市“十一五”時期土地資源保護與開發利用規劃》,2001—2004年,北京市市域建設用地總量從2991平方公里增加到3197平方公里,平均每年增加69平方公里,其中,城鎮建設用地約1200平方公里;農用地總量從11099平方公里減少到11078平方公里,其中耕地總量從2916平方公里減少到2364平方公里,平均每年減少184平方公里;未利用地從2320平方公里減少到2135平方公里,平均每年減少62平方公里。
變化二:生態功能匯聚區和釋放區迅速消失
自1978年以來,北京市城市規模擴大了1.6倍,形成了以故宮為中心、二至五環為基本構架的“圓餅”狀城市分布格局,并沿著東西長安街、南北中軸線方面軸狀發展。1984年以來城區綠地面積逐漸下降,生態功能匯聚與釋放區域已迅速演變為巨大的城區和農業區域。
北京市5大水系流域面積8.25萬平方公里。2001-2006年MODIS遙感數據顯示,1290平方公里的區域植被覆蓋明顯減少,僅占整個流域的1.6%,尤其值得關注的是植被減少總面積的72%集中在北京市域。2560平方公里的區域植被覆蓋明顯增加,占整個流域的3.1%,但主要分布在市域外的河北境內,是由于西部退耕還林、還草綠色工程發揮了作用,以及官廳水庫庫區水面減少導致的植被增加。
就北京市而言,植被覆蓋明顯減少了940平方公里,占全市6%,植被覆蓋減少面積主要集中在平原,占平原面積的15%。80平方公里植被覆蓋明顯增加,占整個流域的0.5%。這部分增加的面積主要來自于水庫水面減少而形成的濕地和農田。
平原區域面積為6338平方公里。據2006年統計數據,其中建筑密集區占23%,覆蓋密度低的農田占17%,中高密度農田占54%,綠地灌叢和森林占6%。
由于四環外高強度的開發,熱島區分布沿環線有逐漸上升的趨勢,導致城市熱島面積持續增長,熱島效應逐年增強,夏季越來越熱,急需冷卻。
變化三:生態網絡消失,阻斷了生態功能輸出與匯聚
據統計,上世紀80年代初,北京市約有濕地7.5萬公頃,目前則減少至約5萬公頃,其中包括河流濕地等約3.5萬公頃的天然濕地及庫塘等約1.5萬公頃的人工濕地。平原區濕地基本消失,大部分已演變為農田和城鎮。
全市有水庫85座,2006年1月1日,16座大中型水庫共蓄水13.97億立方米。山區水庫大量滯留水資源。山區涵養的水資源多數以輸水管道、水渠等直接輸送到城區,平原區河流干枯、斷流或充斥著污水,使山區生態功能無法在平原區再生產與釋放。同時,匯聚和釋放區演變為地下水和河流的污染區,喪失了地下水補給功能。全市547條小流域,實現清潔小流域目標的還不到6%,3978個村莊,建設污水處理設施的僅占1/10。
據2006年北京市環境公報:全市河流上游水質基本達標,下游大部分未達標,主要污染指標為化學需氧量、高錳酸鉀指數、生化需氧量和氨氮量,污染類型屬有機污染。
北京市農田占平原總面積的71%,農業用水占總用水量的30-44%。2001年全市共有機井5萬余眼,其中農業機電井4.94萬眼,農業用水占地下水開采比例達到50%以上。與20世紀80年代相比,潛水平均埋深已超過20米,地下水已累計虧損60多億立方米。超采區面積達5980平方公里,嚴重超采區2186平方公里。初級生態功能匯聚與再生產區演變為生態功能消耗區,不僅導致了平原地下水嚴重虧缺,更造成生態輸出網絡的斷裂。
三個巨大的環境變化是“生態城市”建設面臨的最大難題。城市的發展與擴張帶來了巨大的生態需求,生態安全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城市發展和農業使“山地-平原”一體化的生態功能服務體系破碎化或者消失,使生態功能輸出網絡系統斷裂,使生態功能匯聚再生產區轉化為生態功能消耗區,這種變化改變了自然格局,導致了新的空間配置格局。在這種變化下,核心城區正在逐漸失去山區生態系統的有力支撐,成為一個隔離的孤島。
針對北京市在生態環境方面所面臨的嚴峻形勢,我們提出推動生態環境建設的五項建議:
一、進一步加強政府部門的整合能力
生態環境建設涉及多行業、多部門(建設、國土、水務、農業、衛生、園林綠化、公安、城管等),為了充分發揮建設效益,需要多部門協作,制定符合生態規律的建設計劃,有必要進一步加強北京市環境保護局的作用,建議在此基礎上成立“生態北京建設委員會”,進一步加強生態城市的統籌與建設力度。
二、構建生態服務業的產業、市場和貿易體系
生態服務屬于公共服務領域,生態產品是公共產品,但生態產品在市場和消費領域沒有得到具體展現,生態服務產生的大量效益和價值并沒有在國家已建立的金融指標體系中體現出來。這就需要在體制和運行機制上大力推進,實現生態建設體制和機制的轉變,建立扶持生態服務業發展的政策保障、審核與運行體系;形成功能完善的生態服務業、構建促進和拉動生態建設和新農村建設的生態貿易體系;建立與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相適應的生態消費市場,完善生態補償機制,實行“政府綠色采購”。
三、整合首都科教資源,建立研究、設計與規劃平臺
充分發揮首都的科技和人才資源優勢,加快提高生態服務業的科技自主創新能力,加強配套關鍵技術研究,提高重大生態產品生產的能力。構建“生態北京”設計與規劃研究平臺,建立服務于生態北京的研究與規劃,設計并實施生態功能網絡與釋放工程,制定生態產品標準與規范、以及生態服務監測和評價體系。
四、創建生態功能服務業示范園區,推動新農村建設
實施生態服務產業計劃,逐漸建立以新農村建設為基礎的生態服務產業鏈,形成生態功能服務經濟。在重點區域創建生態功能園區,選擇一些區域作為新農村建設示范基地,在體制上探索基本農田—生態保護、城市—農村經濟發展與生態建設相結合的運行模式,實現農村向生態產業區的轉變、農業產品向生態產品的轉變。在投入體制、收入體制等方面,進行生態功能價值評價、效益分析,補償機制和綠色采購等探索,形成模式,并發揮輻射與帶動作用。
五、延伸“綠色奧運”理念,實施生態網絡工程
“綠色奧運”不僅為中國乃至世界留下豐富的環境保護遺產,也為生態北京建設注入了強大的動力,必將大大推動全社會環境保護意識和生態文明素養,促進生活方式、工作方式和消費方式(生態消費產品)的轉變。建議圍繞著永定河、潮白河、溫榆河及其支流,打造具有按照生態支持、調節、供給、文化四大功能服務的生態網絡體系,為北京可持續發展提供有力的生態支撐。